李歌侧躺在床上:“娘子,花间楼已经没有银两了,为夫好饿。”
李歌侧躺在床上:“娘子,花间楼已经没有银两了,为夫好饿。”
李歌侧躺在床上:“娘子,花间楼已经没有银两了,为夫好饿。”
李歌斜靠在门上,俊郎不羁的面容笑嘻嘻道:“长夜漫漫,娘子,不如我们及早就寝好……”